來源:中國貿易新聞網

     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了印度裔美國教授巴納吉(Abhijit Banerjee)、出生于法國的杜芙洛(Esther Duflo)和美國教授克里莫(Michael Kremer),他們對貧窮研究表明,窮人在沒有外力的幫助下,幾乎很難擺脫貧窮。過去五十年,發達國家給予了貧困國家大量的經濟援助,但收效甚微,反倒導致大量的腐敗。那該如何改變發展中國家人民的命運呢?

       杜克大學Gereffi教授經過對全球價值鏈政策的研究發現,自上世紀90年代末,國際勞工組織開始重視全球價值鏈對貧困國家發展的影響,在一項有關“全球生產和當地就業機會”的研究項目中,他們提出利用全球化促進當地產業發展,全球價值鏈成為貧困國家脫貧的外部杠桿。世貿組織與經合組織(OECD)合作的“貿易援助”倡議指出:“發展中國家可以通過專注于相對優勢領域,從價值鏈中極大地受益。” 世貿組織發表了一系列的報告,認為 “與從頭開始構建垂直整合的生產流程相比,價值鏈是一條更容易的經濟發展道路。”

      隨后,世界銀行以及美國國際開發署(USAID)和英國國際開發部(DFID)等國家發展機構也開始重視國際價值鏈的發展,這種自下而上的政策成為扶貧的主要策略。世界銀行在2010年發表了《危機后世界中的全球價值鏈:發展視角》,強調通過全球價值鏈,幫助全球經濟的復原,在傳統的南北貿易和投資聯動的供應鏈的基礎上,南南貿易中將生產者和市場通過供應鏈更緊密地連接起來。而中國“一帶一路”政策的提出,使全球價值鏈更好地幫助貧困國家發展,也幫助了歐洲一些在金融危機中受到重創的國家經濟重振。

       世界銀行持續重視全球價值鏈的發展。 2014年,該行開始倡導新的貿易與競爭力全球實踐。世界銀行最近發布的《世界發展報告2020年》認為,過去三十年來,全球價值鏈貿易大大促進了全球經濟增長和幫助很多國家減貧,全球貧困率從35%降至10%。

      近年來,全世界底層40%人群的收入增長了近50%,而脫貧最快的、脫貧人數最多的當屬中國。改革開放四十多年,中國積極參與了全球分工,不斷在價值鏈上攀升,從而使生產率和收入得到大幅提高,帶動4億多人口脫貧。同樣的經驗也發生在越南、孟加拉國等國。全球價值鏈成為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的強勁引擎。但當前全球價值鏈的成長正受到貿易沖突和新興技術的威脅。

      中國如何繼續發展全球價值鏈,幫助更多的國家脫困,創建命運共同體,從而也幫助自己跨過“中等收入陷阱”?筆者認為中國可從以下幾方面努力:

      第一,應該成為全球價值鏈開放秩序的領導者。特別是在“一帶一路”國家中,中國要在價值鏈轉移與投資中遵循平等的市場規則,建造良性、開放的治理原則,激發自身與合作伙伴的能力,積極參與國際分工,并努力實現共同的目標,尤其要積極幫助貧困國家參與國際價值鏈的分工與合作,這也意味著更多的市場雙向開放。

      第二,重視人力資本與長期投資與創新。中國在對那些發展不平衡而被邊緣化的、最脆弱的國家和地區開展貿易與投資時,除了對當地基礎設施和地方生產能力投資外,要注意擺脫傳統跨國企業殖民、掠奪模式,不要進行單純的產能輸出,要樹立長遠目光,對當地的勞工進行培訓,對人力資本進行投資,以此來幫助當地脫困。

     第三,積極與世界銀行、各種區域開發銀行、勞工組織通力合作,注重發展伙伴關系。中國應該鼓勵本國的新興跨國企業與各種國際組織合作、與東道國的利益相關者合作,將涉及地方利益和東道國的優先事項與跨國投資結合起來,確保公平對待工人,采用環境可持續的商業慣例,并支持當地社區的發展,從而建立起共生發展的商業共同體。

      總而言之,過去40年,我們看到了全球價值鏈在南北經濟合作中蓬勃發展,幫助許多外向型國家脫貧,未來40年,我們預見全球價值鏈會在南南合作中進一步發展,這是世界給予中國的新的發展機遇,也是中國將承擔的天下責任。在這個全球共同發展過程中,中國新興的跨國企業將樹立許多“以美利利天下”的實踐,我們不妨樂觀預測諾貝爾經濟學獎會從中國這些成功的實踐中產生。


下一篇

上一篇:

中國如何繼續發展全球價值鏈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
千炮彩金捕鱼怎么套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