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世紀九十年代,我國化工園區建設發展開始起步。據中國石化聯合會化工園區工作委員會最新的統計數據,截至2017年底,全國重點化工園區,或以石油和化工為主導產業的工業園區共有601家。

而根據2016年底互聯網公開信息,對全國50個城市近15年間的化工廠搬遷情況進行查找和梳理后,獲得了一份700多家化工廠搬遷的名單。在有明確搬遷新址信息的503家化工廠中,有88%以上的化工廠都選擇了搬進工業園。

如今,化工廠從人口密集的城區搬離,并遷入工業園區已是官方與民間的共識。理論上,大量工業園區的建立可以更有效地承接城市化工企業的搬遷,但與此同時仍有一些問題不容忽視:

2018年已經過半,“進區入園”、環保達標已經成為每個化工企業的經營底線。一場淘汰落后產能、轉型升級、綠色可持續發展的供給側改革正式拉開帷幕。而另一方面,化工區整體關停也正愈演愈烈!據不完全統計,到2018年底預計化工園區數量將減少100家以上。兩者矛盾沖突之下,是否所有政府要求搬遷的化工企業能找到對口的工業園?工業園的入門門檻又是否會攔住一部分有入園需求的化工企業?

回顧10年來的化工園區發展,關停并非個例,據不完全統計,07年至今,已有4家化工區整體退市,千家園區內化工企業關停整治。隨之而來的是有機硅、PTA、染料、樹脂、MDI、環氧丙烷等原材料的上漲大潮。很多品種甚至有價無貨,下游直接關閉生產線。這些關停產能急劇收縮帶來的影響如何?

       鎮鎮都有工業園

       化工廠搬遷與工業園的建設本就是關聯動作。

工業園區的興起,與九十年代大量跨國企業進入中國有關,在對外開放程度最高的江浙一帶首先出現。2000年后,隨著國家“退二進三”和“退城入園”政策進一步推進,工業園區的建設速度也明顯加快。截至2015年底,全國重點化工園區或以石油和化工為主導產業的工業園區共有502家 ,而在遠離城區的鄉鎮地區,各式各樣的工業園更是不計其數。

從統計各城市數據來看,青島、武漢等老牌工業城市的工業園區數量都比較多。特別是武漢,很多重要的化工企業都位于市區,政府在規劃工業園時在市郊布局了七個不同方向的工業園,供不同類型的企業對號入座。2008年,位于武漢東北部的化工區正式掛牌成立,同年便有武漢有機化工廠、雙虎涂料等多家企業集中確定搬遷計劃開始搬遷。到2015年,隨著市區最后一家化工廠外遷,武漢終于完成了三環內無化工企業的目標。

一個城市的工業園有規劃于城區周圍的,也有在下轄縣市、鄉鎮的。據此對化工廠搬遷去向分別統計可發現,搬遷到下轄鄉鎮工業園區的化工廠數量占到總數的90%。相對來講,城區工業園與鄉鎮工業園在安全設施與監管門檻方面存在一定差異。這同樣影響著不同規模和性質的化工企業搬遷方向的選擇。

近十年來,全國不少地方相繼提出并實施“工業立市,園區興市”戰略。試圖通過構建承接國內外產業資本梯度轉移的平臺,搶抓發展機遇。有些地方為了實現所謂的“筑巢引鳳”,要求每一個鄉鎮都要規劃興建工業園區(工業集中區),并將此列入鄉鎮黨委政府領導班子及其成員政績考核的范疇。這樣的“大干快上”難免使得政府對搬遷來的化工廠放松審查和監管,無疑又將產生新的隱患。

       建設趕在規劃前,走彎路重新洗牌

眾所周知,化工產業高產值、高稅收,是不少地區GDP及財政收入的支柱,然而在“鎮鎮都建化工園”的繁榮表象下,規劃時的“短視效應”也逐步顯現。

2015年天津港“8˙12”大爆炸暴露出我國化工行業管理的亂象,給各地的工業園敲響了一記警鐘。15年年底,工信部要求各地從城鄉、生態和環保等方面重新科學制定園區的發展規劃,不少省份開始“忍痛”治理化工產業和園區。

16年5月初,山東省發布數據稱,全省共有9069家化工生產企業,規模以下占63%;有199個化工園區,化工企業入園率32.8%。工業園中目前已關閉化工生產企業651家,責令整改企業2157家。

       工業園區提門檻,污染企業去向何方?

 盡管化工廠退城入園早已是大勢所趨,但在搬遷過程中,小編發現仍有一部分漏網之魚沒有搬到工業園區。這就得從國家政策對工業園環保要求的逐漸規范說起。

上世紀末“退城入園”政策剛開始興起的時候,各地方紛紛積極投建工業園,但其實很多工業園在環保方面的管理十分松散,根本達不了標。

隨著環境治理的腳步逐漸加快,國家對工業園的環保要求越抓越狠,導致園區對入園企業環保水平的把控也越來越嚴格。例如2011年被揚州化學工業園擋在門外的33個項目中,就有23個項目是由于環保不過關被拒。

工業園環保門檻的提高,對其自身的優化無疑是有利的,但換個角度來看,工業園吸納高污染企業的作用無法充分發揮,這些連化學工業園都不敢要的重污染企業搬到園外,是否會對新址附近居民的生存環境產生威脅?

      搬郊區再搬外市,城市擴張“驅趕著”工廠

也許正如在一線城市打拼的年輕人“逃離北上廣”一樣,化工廠在一線城市的生存空間也已經越來越小,不得不向外市搬遷。

在化工廠遷往外市比例的前十名中,一線城市“北廣深”占據三席。其實北京的化工廠搬遷從很早就開始了。2004年,北京第一次提出建設“宜居城市”的概念,次年決定將城區內的化工廠搬遷到五環外。如今,昔日著名的北京東南郊化工區已經成了CBD的中心地帶,周圍滿是高檔商場和住宅。

事實證明,把化工廠搬到城市外圍只能是治標不治本。北京的城市化發展速度太快,不到幾年化工廠新址周邊已經樓房林立,剛落腳的企業只好再一次外遷,在石家莊、邯鄲等地再次落戶。

其實換一個角度也許就能很好地解釋,為什么化工廠一直在向城市外圍搬遷但“化工圍城”的困境一直得不到根治。

隨著城市經濟的發展、人口的爆炸,老城區周邊不僅要承接化工廠的遷入,還要接納市區過飽和的人口,分身乏術。有時候明明是化工廠先來,居民后到,鄉鎮變城市,卻被扣上了“化工圍城”的名號;有時候甚至是遷入的化工廠激活了當地的經濟,繼而形成人口聚集區,演變成居民“與毒為鄰”的局面。這些情況,與其說是“化工圍城”,倒不如說是“城圍化工”。

但從現實角度看,不論是“化工圍城”還是“城圍化工”,化工廠安全問題的產生和“安全防護距離”的不足都有脫不開的干系。

簡而言之,就是規定有安全風險的企業應該距離人口密集、財產重大的地點多遠。化工行業作為高危行業,也理應有嚴格清晰的安全防護距離規范。


下一篇

上一篇:

環保巨震下,化工廠去向何方?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
千炮彩金捕鱼怎么套现